濰坊新聞網 濰坊日報社主辦

您當前位置:濰坊新聞網 >濰坊新聞

創業維艱 衣服上都有“白醭”

王天崗轉業后在羊口鹽場工作17年,感嘆美好生活來之不易
來源:濰坊晚報 2019-10-08 10:06:35 責任編輯:聶毓
A+A- 

????上世紀80年代中期,壽光市上口鎮的王天崗從部隊轉業后回到羊口鹽場工作。一家五口擠在一個十來平方米的平房里,每到晚上都要拿著小板凳去占座位看電視,家里的水龍頭常年流淌咸水,淡水不僅要用水票購買,還限時限量供應,洗過的衣服經常起“白醭”……回想起當時的生活,與共和國同齡的王天崗感慨萬千,當初的鹽堿灘已經變成了現在的工業新城。

????部隊服役16年,轉業到了羊口鹽場

????日前,記者來到濱海區大家洼街道大成小區,見到了70歲的王天崗。他身材偏瘦,滿臉笑容,頭發烏黑,眼睛里閃爍著慈祥的光芒,一件白色襯衣和灰色褲子,顯得干凈利索。

????王天崗是壽光上口人,“好男兒志在四方”,1969年,20歲的他入伍參軍,成為了一名軍人。從當時的福州軍區警衛到福州軍區守備一師,王天崗在部隊服役了16年,從一名小戰士成長為一名軍官干部。

????1985年,王天崗從當時的福州軍區轉業到當時的山東羊口鹽場保衛處工作,后來又調到羊口鹽場的紀委工作。“當時我老伴在羊口鹽場機械廠工作,所以我轉業也到了羊口鹽場。”王天崗說。

????1988年,因工作需要,王天崗調到了羊口鹽場一電廠,擔任副廠長,后來又干過羊口鹽場職工醫院副院長、洗鹽場黨支部書記、鹽銷處辦公室主任。2002年,王天崗從鹽銷處辦公室退休。

????供銷社限量供應,買紅糖得等一周

????回想起對羊口鹽場的第一印象,王天崗連連感嘆:“荒涼,太荒涼了,一片鹽堿灘,羊口鹽場僅有一棟辦公樓,其余都是平房。”當時的羊口鹽場位于農村,交通閉塞,出門十分不方便。“汽車站每天只有一趟車去濰坊城區,早上8時發車中午12時才能到,每個站點都要停,晃晃悠悠的特別慢。”王天崗回憶說。

????王天崗調到羊口鹽場一電廠工作后,距離家大約10里路,這段路狹窄坑洼不平,騎自行車要半個小時才能到廠里,如果趕上風大、天氣不好,根本就騎不動車子,經常要騎1個小時才能到廠。“看著不遠的路程,走起來很費勁,趕上刮大風,都是風沙,根本就看不清路。”王天崗說。

????當時的羊口鹽場附近也沒有市場,每五天趕一個集,可以購買生活用品。整個鹽場只有一個供銷社,供銷社里的東西也不是很全,僅能滿足日常生活,經常碰到有錢買不到貨的情況。王天崗清楚地記得,有一天,孩子想吃糖火燒,妻子發好了面,發現家里沒有紅糖了,就打發他去供銷社買紅糖,他走了2里地來到了供銷社,結果供銷社的紅糖賣完了,要一周以后才能到貨。無奈之下,妻子只好把發好的面烙成了大餅。

????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,醬油都是限量供應的,去晚了經常買不到。王天崗說,每逢節假日,供銷社都會進一批醬油,服務員都是算計著每人分點,如果給多了,后面的人就白排隊了,很難再買到醬油。“那個時候的供銷社,每到月底都要關門3天盤點,即使你有再急的事也買不到東西。”王天崗說。

????全廠300多人看一臺14英寸黑白電視

????轉業后的王天崗跟隨妻子住在羊口鹽場機械廠宿舍,一家五口擠在一個十來平方米的平房里,冬天冷夏天熱,家里除了床、桌子、板凳外,連件像樣的家具都沒有,更別提什么娛樂項目了。

????當時整個機械廠有300多人,全廠只有一臺14英寸的黑白電視,大人下了班,孩子放了學,都會擠到機械廠的廣場上看電視。“孩子們放了學先拿著板凳去占位子,大人吃飽了飯,給孩子帶個饅頭咸菜,一邊看電視一邊吃,如果去晚了,根本沒有地方。”王天崗說,當時的電視只有中央臺和山東臺,播放的片子也很少,但是大家都看得津津有味,“每天晚上先看新聞聯播,看完新聞聯播看電視劇,像《地道戰》《地雷戰》等,直到看著出現‘再見’二字,大家才依依不舍地離開。”

????當時的電視接收信號全靠一根室外天線,如果遇到信號不好,還要轉悠著看。每天晚上誰先趕到廣場,誰先調信號,東轉轉,西轉轉,直到調出信號。如果趕上刮風,經常看著看著就斷了信號,有時等調好了信號,電視劇也播放完了,大家只好掃興而歸,但第二天照舊早早趕到廣場等候看電視。

????憑票限時領淡水 水龍頭里只有咸水

????生活在羊口鹽場,最難解決的就是吃水問題。羊口鹽場位于鹽堿地,淡水比較少,大家都把淡水當“寶貝”,除了做飯根本就不舍得用。羊口鹽場里有一口井,里面的水是甜水(淡水),但需要用水票買,每個月廠里會按照戶發水票,甜水供應是限時的,每天上午1小時,下午1小時,打回來的水存到水缸里,一大家子節省著用,勉強可以撐到月底。每次打水都要排很長的隊,排到自己時沒水了,只好等到第二天再去排隊,如果著急做飯,就只能向鄰居家借水。

????在羊口鹽場,除了做飯,洗衣服、洗臉、洗澡、洗菜都是用咸水,因為咸水是不限時、不限量免費供應的,打開家里的水龍頭流淌的都是咸水。每天做飯時,王天崗的妻子先用咸水洗兩遍,再用甜水沖一遍,洗完菜的水也不舍得倒,用來洗衣服或擦地。咸水的鹽堿度高,洗了衣服曬干后會泛白,俗稱“白醭”,即使是這樣,大家也不舍得用甜水洗衣服。“那個時候,幾乎每個人的衣服上都會有白醭,大家也都習慣了,誰也不笑話誰。”王天崗說,長期使用咸水不僅衣服泛白,就連洗澡后皮膚也起一層水堿。

????回想起當時那段艱苦的日子,王天崗不禁感嘆現在的美好生活。“還是現在的生活好,甜水到處都有,隨時可以用。”王天崗說,上世紀80年代末,純堿廠建成后,在今天的洛城街道打了一口深水井,將管道鋪設到羊口鹽場,解決了用水問題。再后來,濱海區建立了龍澤水庫,有了自來水,徹底保障了周邊地區的居民飲水。

????70年走過,王天崗對現在的美好生活很滿足,老兩口經常到處旅游,安享晚年。“當初的鹽堿灘變成了工業新城,祖國越來越強大,老百姓的生活也越來越美好,這都要感謝中國共產黨。”王天崗說。

????記者 劉燕

????人物小檔案

????王天崗,男,中共黨員,1949年8月出生于壽光。1969年入伍福州軍區,1985年轉業到山東羊口鹽場保衛處工作,之后擔任羊口鹽場一電廠副廠長、洗鹽場黨支部書記、鹽銷處辦公室主任等職,2002年退休。工作期間,他勤勤懇懇,任勞任怨,得到同事的一致認可和好評。曾獲得山東海化集團有限公司優秀共產黨員稱號,被評為濰坊市優秀紀檢干部。



相關新聞
  • 濰坊新聞網微信

    濰坊新聞網微信

  • 濰坊新聞網微博

    濰坊新聞網微博

  • 今日頭條

    今日頭條

北京pk10是开奖结果